第一千四百八十四章 真是荣幸

上一章:第一千四百八十三章 什么后果 下一章: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绝不姑息

半个月前,一位九天圣女,请见女皇,说出了弥天灵境的情况之后,就恳请女皇帮忙,当时女皇很是震惊,随后下令,在九州大陆发出告示,召请其他九天圣女在南云皇宫会面。

见她犹豫,岳风冷冷道:“怎么?你不愿意?看不出来,你竟然不怕死啊!既然如此,那我就告辞了!”

说这些的时候,岳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,目光更透着嘲弄。

就在刚刚,女皇得知,又有两个圣女赶到,差不多九天圣女几乎到齐,女皇很是高兴,就赶紧命人安排,并让文武百官齐聚凤鸣殿,一起目睹九天圣女的风采。

得知这些,岳风露出一丝笑容,走过去,给张娜解开穴道,同时运转内力,帮助张娜稳住紊乱的丹田内力。

此时,大殿宝座上,女皇一身龙凤和鸣的长袍,端坐在那里,精致的脸上,透着一丝的笑容,显然心情不错。

“你不要想着,找谢流云帮你,压制你丹田的内力中,有我的白莲冷火,谢流云根本解不了。所以,你的命还在我手上呢,懂吗?”

“好,你问!”张娜紧紧咬着嘴唇,回应道。

听到这话,张娜娇躯一震,脑子嗡嗡作响,整个人彻底傻了。

可想到自己的处境,张娜实在没办法了,轻轻道:“太虚幻境不在禁地之内,而是在乾坤葫芦之中。”随后就把乾坤葫芦的情况,说了出来。

此时已经是深夜,按照平时,女皇已经休息了,宫里也是一片宁静,而此时的凤鸣殿,却是灯火辉煌,百官齐聚,一片热闹非凡。

要知道,九天圣女一个个身份不凡,能齐聚这里,可以说是南云大陆的荣幸。

“急什么?”

听到这话,张娜心头一震,声音都发颤了:“你问这个做什么?”

尼玛,原来是这么回事儿,难怪自己之前怎么都找不到入口。

岳风愣了下,随即恍然大悟。

说真的,张娜不想对岳风妥协,但没办法,经脉寸断而死太惨了,自己还想好好活着。

在她旁边,龙千语也是一身的宫廷长裙,说不出的端庄优雅。

听到这话,岳风忍不住冷笑起来:“谢流云就是一个见利忘义的小人,哪有资格做掌门?吕洞宾要么老糊涂了,要么就是另有隐情!”

“走吧!”

嗯!

见她答应,岳风露出一丝笑容,然后和张娜一起离开院落,向着谢流云休息的住所走去。

说真的,以岳风此时的实力,对付谢流云完全不是问题,但为了安全起见,还是让张娜协助的好。

这时,岳风深吸口气,继续问道:“我再问你,当时我师父,为什么被关在了大牢里?谢流云想干什么?”

下面,文武百官,也都是一个个身着盛装,表情无比的振奋。

经脉寸断而死?太惨了吧!

这一瞬间,张娜紧咬着嘴唇,内力满是纠结。

此时的张娜,几乎要急哭了,不答应不行啊,自己的情况,只有岳风能解,一想到三个时辰之后,自己会经脉寸断而死,张娜就不寒而栗。

张娜心里很是犹豫,太虚幻境在乾坤葫芦之中,而乾坤葫芦,可是圣宗的镇派之宝,就连一些弟子都不清楚,怎么能告诉岳风?

太虚幻境?

张娜没说谎,当时的情况,她确实不知道。

“这些年,琉金坛和星木坛的关系,一直不好!”张娜低声回应道:“师父一直看不惯穆清月,做了掌门之后,当然要想办法对付她。”

就在张娜暗暗嘀咕这些的时候,岳风走到一旁的软榻上,悠然坐下去,一字一句道:“半个时辰之内,你的情况得不到抑制,就会走火入魔,而你还被我点了穴道,所以走火入魔之后,你就会经脉寸断而死!”

“我...”

说着,岳风就要离开。

半个月过去,在各地的九天圣女看到告示,纷纷赶来。

另一边,南云大陆,皇城!

帮助岳风拿乾坤葫芦,师父一定不会放过自己的,要知道,乾坤葫芦,可是圣宗的镇派之宝啊。

说起来,琉金坛和星木坛的恩怨,岳风早就知道,但此时听到张娜说出来,心里还是有些莫名的来火。

这个...

张娜不是傻子,她知道,岳风故意说这些,就是要让自己紧张,而他一个人溜进圣宗,肯定是有某种目的。

.....

什么?

毕竟,她是谢流云最宠爱的徒弟,有她协助,必定事半功倍,而谢流云也一定想不到,自己的徒弟,会帮外人对付自己。

岳风不怕张娜耍自己,毕竟,她的命在自己手上捏着,除非她不怕死。

呵呵...

刚走两步,张娜赶紧喊了一声,低声道:“我帮你!”

岳风挤出一丝笑容:“很简单,我先问你几个问题,你要如实回答!”

心想着,岳风紧紧盯着张娜:“那乾坤葫芦呢?是不是在你师父身上?”

“第一!你师父是如何坐上掌门的?”岳风淡淡问道。

做完这些,岳风看着张娜一字一句道:“你的情况,暂时抑制住了,但是三个时辰之后,还会复发,这三个时辰之内,你帮我取乾坤葫芦,拿到了乾坤葫芦,我就帮你彻底驱除隐患!”

张娜沉吟了下,低声道:“我也不是很清楚,师父说,当时掌门师祖在密室单独约见他,说自己要去太虚幻境,但圣宗不能一日无主,就交给他掌管了。”

岳风轻笑一声,看着张娜道:“还有最后一个问题,太虚幻境在什么地方?”

玛德!

凤鸣殿,是女皇平日处理朝务的地方,奢华典雅。

“当然,你这种情况,我可以解决,就看你的态度了!”

“别废话,赶紧回到我!”岳风冷冷道。

呼!

乾坤葫芦?

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张娜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,冲着岳风问道。

岳风暗骂一声,脸色阴沉无比,自己之前猜得没错,谢流云就是在公报私仇。

见岳风脸色很不好看,张娜有些慌了,低声恳求道:“岳风,你问的我都说了,你快帮我....”

见他说师父的不是,张娜气的不行,但想到眼前的局面,又不好反驳。

“你...”

“别!”

张娜点了点头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