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三百一十章 不客气

上一章:第两千三百零九章 迫不得已 下一章:第两千三百一十一章 发慌

呵呵..

这一刻,任盈盈轻舒口气,精致绝美的脸上没有丝毫波动,语气更是冰冷无比:“你们都不用猜测了,这个逆贼是我杀的。”

进了营帐,看到眼前的一幕,所有将领,都是脸色一变,只觉得脑子嗡嗡作响,彻底惊呆了。

说真的,聂云冲知道任盈盈说的不假,广平王的皇位,确实来的不光彩,当初在比武招亲大会上,广平王当众击杀天启皇帝,可以说人所共知,换句话说,广平王的皇位就是抢来的,此时任盈盈杀了他,也是情理之中。

呼...

这一刻,人头落地的瞬间,就看到广平王的眼睛瞪得大大的,尽是不甘和惊愕,似乎怎么都不会想到,到最后会真的死在任盈盈手中。

几秒后,任盈盈站起来,走出去敲响了殿外的大钟。这个大钟,是北瀛皇宫在紧急情况下,才能敲响。

“父皇....”

“像他这种人,根本没资格当皇帝,我希望你们诸位,也要摆正自己的位置。”

说着,任盈盈强忍着悲伤,继续道;“当年广平王以下犯上,杀我父皇夺取皇位,手段残忍,之后又到处挑起战争,可以说罄竹难书,如今我以月盈公主身份,将其诛杀,也是顺应天道。”

说这些的时候,任盈盈神情坚毅,娇躯上下更是弥漫着强悍的皇家威严。

听到聂云冲的喝骂,任盈盈轻笑一声,饶有兴致的看着聂云冲:“怎么?你想为广平王这个逆贼报仇?”

同时,一个个心里也是无比的震惊。

唰...

唰!

但在聂云冲心里。自己和哥哥的地位,都是广平王给的,没有广平王,就没有他们兄弟今天的成就。

竟然是她杀了陛下...

而且,当年聂云冲和聂云枭也曾对广平王宣誓效忠,现在广平王死的那么惨,若是视若无睹的话,以后还有什么面目见人,还谈什么忠义?

“铛铛...”

此时在聂云冲的心里,丝毫没有怀疑任盈盈,认为是别人杀的广平王,要知道,任盈盈和广平王都为白云飞效力,不可能内讧。

陛下...死了?

这一瞬间,任盈盈深吸口气,冷冷瞥了一眼蒙浪的尸体,随即向着外面天空跪了下去,精致的脸上透着凄然和感伤:“月盈终于为你报仇了,你在天之灵,终于可以安息了。”

话音落下,其他将领的目光,也一下子汇聚在任盈盈身上。

不一会儿,听到钟声,几十名天启将领迅速赶来。

这么多年,任盈盈无时无刻不想着为她父皇报仇,只是之前好多机会,都因为其他事情耽搁,而此时终于如愿以偿,如何不高兴?

几秒后,一名将领率先反应过来,冲着任盈盈询问道:“阁下,这是怎么回事儿?何人刺杀陛下?凶手此时在哪儿?”

静!

话音落下,泪水忍不住的从脸颊上滑落。

不得不说,任盈盈的气场真的是太强了,一时间,在场的将领,都是脸色变幻,只觉得呼吸不过来。

这将领名叫聂云冲,是聂云枭的胞弟,实力强横,对广平王更是忠心耿耿,此时见广平王死的如此凄惨,聂云冲说不出的惊怒。

一时间,所有将领脑海中,都响着同一个声音。

不知道寂静了多久,聂云冲第一个反应过来,目光中闪烁着无尽的愤怒,冲着任盈盈怒喝道:“任盈盈你胆子不小,敢行刺陛下,你最好立马束手就擒,不然别怪我不客气。”

这一刻,整个大殿之内死一般的寂静,掉一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诸位!”

就看到,广平王的尸体靠在门口的柱子上,鲜血溅的到处都是,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血腥味儿,而广平王的头颅,则是在距离尸体十几米外的地方,僵硬苍白的脸,对着天空,双眼圆瞪,显然是死不瞑目。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