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两千九百零七章 笑掉大牙

上一章:第两千九百零六章 敢打我 下一章:第两千九百零八章 找我有事吗

此时的沈青河很是委屈,马德,今晚真是倒霉到家了,先是被山匪打,然后又被岳阳拿破布塞嘴里,随后又被他了几个耳光,而到最后,苏老爷还不向着自己。

“是!”

“喂!”

见苏老爷开口,沈青河顿时满头大汗,连连点头:“是,老爷!”

几个下人应了一声,就赶紧去通知捕快。

听到这话,岳风顿时愣住了,不过询问之后,才知道,这里的游街,不是针对坏人的游街示众,而是当地的一种风俗,因为岳阳是上门女婿,并且还是孤儿,所以在大婚当天,要按照迎亲的方式,让岳风坐在花轿里,在整个隐龙镇游行一圈,以此形式告诉邻里,苏家大小姐‘迎娶’了一个上门赘婿。

“从现在开始,要对岳阳客客气气的,知道吗?若是再敢放肆,我绝饶不了你!”

就在这时,外面响起了婢女秋红的声音:“赶紧起来,换上新郎装,准备出门游街了。”

这还是那个唯唯诺诺的废物岳阳吗?

岳风睁开眼看了看外面的天色,嘀咕一句,然后打开门。

也正是因为这种习俗,彻底失去了男人的尊严,所以一开始苏家张榜招婿的时候,几乎没人来,最后不得已,苏老爷才选了岳阳这个赌鬼。

“还有,你身为管家,整个苏家的安危都需要你来保护,可是你呢,却让贺老六一帮人如入无人之境,闯入了苏家,还将苏老爷绑了起来。导致他这么大年级。受到如此的迫害,如此没用,你说你该不该打?”

不知不觉,外面天色蒙蒙亮了。

“岳阳!”

这时候,苏老爷冲着周围的下人吩咐:“去通知镇上的捕快,就说贺老六带着白狼山山匪前来苏家抢劫,全被困住了!”

终于,沈青河反应过来,指着岳风就要开口,结果只说了几个字,就被苏老爷打断了。

此时,苏老爷脸色凝重,冲着沈青河呵斥道:“你真是越来越放肆了,岳阳说的不错,他是苏家的姑爷,是主,你怎么能如此的无礼?”

“青河!”

卧槽,这么早?

此时所有人心里都是无比的震撼。

岳风一脸冷然,看着沈青河一字一句道:“打你又如何?”

不一会儿,捕快赶了过来,将贺老六众人带走。苏家也恢复了安宁。

吩咐众人去休息后,岳老爷意味深长的看了岳风一眼:“今晚你做的很不错,赶紧休息吧,明天就是大婚之日,早上还要游街呢。”

周围众人也愣在那里,此时偌大的祠堂,寂静无声,掉一根针都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你不过是苏家的管家,而我苏家的姑爷,苏小姐的夫婿,算起地位我是主,你是仆,身为仆人,你却三番两次的辱骂我,难道不该打?”

一番话掷地有声。

此时的岳风,心里叹口气,苦笑了起来,昨晚上和苏琳儿打赌,只是赌一时之气,却没想到几个时辰后,自己真的要成为苏家的女婿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岳风只好返回房间休息,继续尝试重开元神之力的禁锢。

唉!

坐上花轿,还要在镇子上游行一圈,这也太丢人了,幸好这里是异世大陆,若是让文哥和大圣知道,岂不笑掉大牙?

“我...”沈青河傻在那里,呆呆的看着岳风,脸色憋得通红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得知了游行的具体情况后,岳风欲哭无泪。

就看到秋红已经离开,门外面放着一套红色的新郎服。

“你们几个!”

郁闷之下,岳风很想趁天没亮,就偷偷溜出苏家,只是刚才贺老六前来抢劫,导致苏老爷加强了戒备,各个出口都有人把守,岳风神力完全被禁锢了,根本没有机会。

“好你个岳阳....”

我去!

游街?

努力加载中...
  • 背景: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
  • 字号:   默认